当前位置: 首页>>法制研究>>正文

诉权的膨胀与制衡:诉讼权利滥用规制的必要性

2016-05-06 点击:[]

随着法治观念的深入人心和公民权利意识的增强,纠纷解决的诉讼途径获得了积极正面的接受和认可,大量的纠纷涌入了司法领域。到法院“讨个说法”的现象普遍存在。一些当事人狭隘的认为,只要自己认为“有理”,就可以到法院提起诉讼,就可以通过司法救济实现自己所谓的“权益”。然而,在有些诉讼案件中,有的当事人根本不符合行使诉权的条件。

在司法实践中,当事人双方恶意提起诉讼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现象也屡见不鲜。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设置严格的诉权滥用标准,对当事人滥用民事诉权的行为进行识别。因为,如果法院没有合法依据便拒绝当事人进入诉讼,有可能导致当事人对司法公正产生怀疑,甚至使得当事人积压的不满情绪难以得到及时有序的排解,造成信访隐患,甚至可能给社会造成极不安全的因素。目前,我国的司法改革大潮中,建立立案登记制度,对当事人予以诉权保障是必要的,但是矫枉过正的错误是我们改革所不应支付的代价,滥用诉权的现象应当引起足够重视。

诉讼权利的膨胀和失衡将会带来很多危害。

浪费有限的司法资源

案例一:王某起诉某县重点工程建设管理局,要求对2015年3月份的某道路维修有无进行招投标进行回复;起诉某县公共资源交易监督管理局给予其某县某道路维修有无招投标回复;起诉某县环境卫生管理所给予其申请公益性岗位就业答复等等。

王某在案件起诉之前一般会以“咨询”的名义要求立案庭庭长进行接待,每次接待的时间不少于1小时,接待之后,还要求法院给予书面的接待过程中形成的意见,法院未出具书面的接待意见后,王某以诉状的形式要求法院进行立案。王某起诉前后,要求法院立案庭、行政庭、院长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进行接待,若王某所要求的某一工作人员因其他工作事项未接待,便认为法院是推诿。自立案登记制实施以来,王某共起诉行政案件9件,9起案件均属于没有对王某的实体权利义务产生实质影响,或者依法不属于行政审判权限范围的案件。受理法院均予以立案,并裁定不予受理。

目前,我国司法资源有限,法官压力很大,现在立案登记制实施以后,一时案件数量剧增,引起了一定的法官流失现象,这更拉紧了本就绷得很紧的司法资源供需弦。这时,当事人提起的虚假或者无益诉讼,不仅侵害了国家的法律和司法审判权,还极大地浪费本就稀缺的诉讼资源这一公共资源。这实际上就侵占和剥夺了他人合法正当行使诉权的机会。

损害司法公信和权威

案例二:戈某诉邰某离婚后财产纠纷案。戈某与邰某结婚后一直定居某县g镇某小区。2013年协议离婚时,位于某县g镇的婚房归男方邰某所有,一年内支付女方3万元。后邰某未支付该费用,女方向某县法院起诉。邰某在答辩时提出自己常住地虽然在某县,但户籍地位于b区,按照法律规定应当由b区法院管辖。一审法院依法依照经常居住地的规定,依法驳回其管辖权异议。邰某不服,上诉称其有时也回户籍地老家居住,某县某小区不能算法律意义上的经常居住地。二审法院受理案件后,联系邰某表示要去某县和b区进行调查。邰某立即表示要到法院来。二审法官在给其做谈话笔录时,邰某表示,有时回户籍地老家仅是探望亲属,经常居住地还是在某县。至于提出管辖权异议,就是想拖延时间来准备应诉。二审法官哭笑不得,但也无计可施。

从经济学角度来看,诉讼活动,特别是在一次性诉讼活动中,当事人与法官之间属于一次性的交往,当事人会认为不必以诚信的态度来换取法官的信任,认为这种信任没有什么效能,而且不信任也不会有多大的不良后果,对法律没有从心底里敬畏。树立司法公信和司法权威,不仅要体现在为公民诉讼提供最便捷服务,而且还要表现在对当事人的滥用诉权行为加以有效规制。坚决遏制“有理无理告一状”、“恶人先告状”等最常见的滥用诉权的行为。

侵害他人合法利益

案例三:顺义县法院曾审理过3起民间借贷纠纷案,被告均为山东省东营市的鲍某,3起案件的原告分别是她的父亲、哥哥、姐姐,起诉要求鲍某返还在顺义购房分别向3人借款73万、70万和80万元,3起案件均以调解结案,由法院出具民事调解书。后来,鲍某的丈夫到二中院提起案外人申诉,要求撤销3个调解书。经了解,鲍某在山东当地法院提起离婚诉讼期间,与其父、兄、姐恶意串通,虚构借款事实在北京提起诉讼,制造夫妻共同债务,以获取生效的民事调解书达到转移夫妻共同财产的目的。

无论是虚假诉讼、欺诈诉讼,还是骚扰诉讼、无理缠讼等任何一种滥用诉权行为,启动诉讼程序仅仅是表象,背后真实原因绝大多数都是侵害其他人的合法权益。在这一行为过程中,追求胜诉的滥用诉权行为旨在侵害他人的合法权益,对他人的实体权利会产生重大影响,即便不是追求胜诉的滥用程序权利行为,至少会使得对方当事人陷入更长时期的诉讼等待,或者因财产被冻结保全而影响正常生活秩序。实际上,滥用诉权,受伤的不仅仅是那些启动诉讼人设定的目标人物,广大不确定的公众也间接受其害。

司法资源有限,滥用诉权构成了对效率原则的严重违背,也最终造成了对一般国民的不公。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作者:杨良胜

上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 下一条:2015年度检察机关保护知识产权十大典型案例

关闭